听见知尾

大山里的欧洲风情

起初,在这个地方玩了一天,并没有尽兴。想到好不容易出来一次,还大老远飞奔过来,就这么回去,真有些不甘。晚上三孃说彭州的另一个方向还有一个不错的地方,但也有人说那里并不好玩,实属一般。我们的心里打鼓了,毕竟还是有四十来公里。但大家已经决定第二天上午不回去,还是要找个地方再观光一盘。

晚上,他们在打牌。我和叔叔坐在茶馆外的凉棚下,百无聊赖。就那样坐着,喝着一块钱的茶,跟瞌睡做斗争。其间,茶馆老板过来聊了会天,向我们大致介绍了白“乐”,也就是白鹿镇。他的介绍勾起了我们的好奇心,更加坚定了我们第二天的行程。

翌日,我寄宿的屋主从工地回来了。那时天蒙蒙亮,微寒。我在外面踱了不多时,他们都起来了,简单早餐后,...

送嫁

5月29日,出行前草草安排了学校的事,我们便出发了。

即使是在资阳城里,也能迎接送嫁队伍的到来。来自重庆的大巴,满载着我们一家人,驶向郫县。上了车,我终于在七年后,再见我的舅父和幺姨。当然惊喜又不只这些,真是要感谢妹,如果不是她嫁出去,我也不会见到这么平时很难见到的亲人。

亲人来参加婚礼,可以话是一种义务,但如果朋友来那就更能体现感情了。这次重庆院子里和平时和父母要好的朋友也来了,这也算是一桩美事。远亲不如近邻居,他们相处久了,又哪里比不上亲人呢。

30日,在一片忙乱中,我们一大队人马在房间里等待着,我拿着GR给他们拍照。拍着拍着,我才慢慢意识到,我们是嫁个人出去。我们这一代人已经有人结婚了,旧的时...

心被操碎了



其实,我也知道,幸福是一辈子的事。但这一辈子中,恰恰有那么1小时、那么1分钟、甚至是那么1秒,已经让人感觉到疲惫不堪。

于是,不是正在经历的人便不会体会到那种操碎了心的感觉。没经历过的人,自然不能体会;经历过了的人,又因为伤口已经愈合,有时会想让人同他一样挨一刀:这简直是麻木的想法。

纵有千般大道理,万条心灵鸡汤,也敌不过一个“你不能这样”。

但是每个人心中的设想又岂能相同?奈何设想的靶子只有一个。

于是我想要革命。革了那些封建迷信,革了那些道貌岸然,革了那些自私自利,革了那些牙尖舌长。

再于是,我长吁了一口气:又一个青天白日梦诞生了。从来没有彻头彻尾的革命,不过是暗地里的妥协罢了。

而我,一直致力于维护...

缺的日子

我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感情的人,在这个时候,我情不自禁,想对我的父母说:我爱你们!

我的脾气不能算好,但不会轻易发脾气。而在他们面前,我总是肆意妄为,始终隐藏我的喜悦,却把我的生气毫无保留地表现在他们面前。如果这世上还有人能忍受这些,那也只有他们了。

我的家庭虽算不得富裕,但在我的求学时代,几乎没遇着必须花钱却没有得到支持的情况。除了当年我想去学美术,家里反对,反对的原因是这玩意太花钱。偶尔他们会抱怨我大手大脚,说下个月没生活费怎么办。但不知怎的,我觉得他们没说实话,我不知这自信是从哪儿来的,可能他们从没具体告诉过家里的积蓄。那个时候再怎么花钱,终归不是大数目,我在大笔花钱的时候,也从没遇见他们不给...



当我走上后面的山头,才发现这儿也不只是柏树才顶得住这冬天。那些荒废了的土地上,竟然开满了这样的野花。这图确实PS得过分了点,但无奈原图已经没有了。过了几天再翻出来看看,才觉得这明明就是这乡村送给我那天的礼物,可是我却总沉浸在特殊日子的特殊情怀中。

若只怀念过去,就对当下的美好视而不见了。

5·12回忆

陈白最近在写有关回忆的小说,看了之后,突然想起自己其实也一直在写一篇。只不过,企图心太强,写到后面反面不知道怎么写下去了。而此时,又实在想将对往日的怀念诉诸文字,便着手将08年地震期间在本子上的文字整理出来。让它从实物变成数据,也是一直未了的心愿。

当时
那天是5月12日,上午的最后一堂是何文善老师的写作课,跟往常一样,并没什么出奇。下课后走过图书馆,看见那些手抄报被吹得四处飘散,想到如果自己也做了这玩意的话,岂不也是如此境遇,还暗自高兴。而这青天白日下的怪风,也没有留意它昭示着什么。

我有睡午睡的习惯,手机闹钟按时于13时40分响起。在整个大学时代,我都很少像那天一样,早早准备去上课。...

这样的时节



四川的冬天,不是雾蒙蒙就是雨蒙蒙,就像这几天一样。但有些时候也有晒被褥的好天气,就像上个礼拜一样。当我得幸捕捉到酸梨湾(音)山头的夕阳余晖时,我便知道,内心又陷入泥淖。美景是大自然留给失意的。

正如,我快乐我高兴,便不会记得这里。

或许是因为一近年终便有点情绪。因为自从那年我摔烂那个煮蛋后,就像中了魔咒,每年一近那日子,生活便会出岔子。而今年的这一关又快到了。读书的时候总会在此时反省这一年为什么毫无所获,而现在又总觉得不能承受年终的压力。工作的压力自然不轻,但若许我如以前那样淡然处之,倒也无妨。但现在,自己的言行尚不能自主,又何谈掌控压力。我不是为自己而活,而是为很多人而活。这或许是幸福的负担,但...

早上还是醒得早,醒了就不容易继续睡下去。手臂捂眼,还是欺骗不了自己。懒散几个礼拜,所有事情集聚起来,它们是洪水、是猛兽。被子一踢,跳起身来。

要是以前,这个时候我早就跑到不知哪个旮旮头切了,但现在却只能局促一隅,这感觉就像被压在五指山下,翻不了身。但一上网看到那高速公路上的车水马龙,总算安慰了比天高的心。

国庆节怎么过?

睡过。

“这一个夜 有一个人

坐于窄巷 呆望门窗”

不出太阳的白天无论多么清爽,晚上也是要下雨的。或许是整个下午我都灵魂出窍了,没有意识到那闷热气流,那个帮秋雨探路的大叔。待我打开门呼吸新鲜空气,已经有不少雨滴,打在水泥地面上,特别明显,像是水墨点点。后来越来越密,越...

突然撞进一片绿

如果不是破事儿耽搁,我可能会走得远点;如果不是学校停电,我还要再耽搁几天,再在食堂吃顿饭。

而现在我在遂宁。

我还记得郭霖从不称自己的故乡为“遂宁”,他说那个“遂”字谐音“睡”,不大吉利,他们本地人都叫这儿“XU宁”。在长辈口中,的确常常听到XU宁,以至于很多年里我都不知道这两个地名指的是同一个地方。

我来遂宁,或多或少有些不得已。如果我有钱,我可以去些烧钱的地方。如果有同行的人,我也可以去些好玩的地方。但偏偏我既没钱也没人,反正准备去南充一次,以前经过这里觉得这地挺干净,便顺道在这逗留一下。现在觉得这一留倒也无妨,它没有破坏我对它的第一印象,确实比较干净。而印象最深刻的,还是它的绿。

车刚刚驶进安居...

2

不安

我非常愿意承认这是一篇观后感,我并不否认《中国合伙人》让我有发泄点什么的冲动,但心中那骄傲的自尊又让我的思绪非常跳脱,我不愿意承认我的生活信念又被摧垮了。

这部故事片完全可以成为成功学的教学片,即使它仅仅是商业操作下的揽财鱼饵。“梦想”“成功”什么的,完全是这浮躁的社会天天都在叽歪的东西。如果我是一个高尚的人,我会对其嗤之以鼻,而我也从来就把“高尚”挂在胸前,这让我在上大学的时候一听到室友放成功学方面的视频时,浑身不适,棉被埋头。我总认为那些把”成功“挂在嘴上的仅仅是被欲望牵着走,把财富的拥有作为标准创优争先,这完全是低俗而又恶搞着的人生。

但其实,有这种想法才是真正的可怕。可怜的精神贵族满足了自...

 
1 / 10

© 听见知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