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字头的消失

他们两个人是这里的话事人,我来这里的第一顿晚餐是在他们家吃的,当时印象不错。

但后来接触到其他同事,才发现他们与我的看法完全不一样。开始大家都不大熟,他们也不方便向我透露什么,大都只交代一句:以后你就晓得了。

人的情感具有感染性,很快我就被他们感染了,大家私下里聊天总有一种同仇敌忾的感觉。

相处地多了,我也明白大家为什么有这样那样的看法。我作为一个初到的新人,在工作上,我受到了他的刁难。没过多久,我便发现他色厉内荏,对不同的人,他的态度截不同。像我这样的人,被故意刁难的,不在少数。

但这些事总发生在工作上,我也仅仅是看不顺他的为人而已。

但有一天,他喝醉了酒过来,说我的对联贴得不对,对学校有影响。我俩正在理论,他夫人就开始撕。

我与他们的所有来往恩怨都记不住,但偏偏这事狠狠记在心里。

这个字头的诞生我不了解,但没想到我竟亲眼目睹了它的消失。

话事人家里接连出事,最后竟轮到自己。对于他的倒下,我致以深切同情。当“对联事件”发生后,我是有报复心理,但这时,个人恩怨已然不重要了。

虽然中途他又回来了,但这个字头的大旗日渐式微。他损害我们的经济利益这么多年,我们都想得通。直到他再次倒下,他却还没想通,还想抓住什么。最近,他还想或还在行使话事人权利,我们都放任他。

但这个字头消失的命运,一如他的心,始终无法改变。

/  
1 2 3 4 5 6 7 8 9 10

© 听见知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