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到的永远不被珍惜

羡鱼情

今天来谈一点关于钓鱼的事情。

很多年前,我应该正在读漫长小学的那前几年,我偶然从家里溜了出来,碰到了我们那湾里的大哥哥。农村的孩子跑出去,一般都会归附那些大点的孩子,因为只有他们才有那些有意思的玩法。而这天他们正好在钓鱼。

即使过了这么多年,我还清楚地记得那鱼竿是黄荆棒棒,鱼钩是绑扎丝弯成的,鱼漂是高粱杆。由于取材方便,他们两兄弟有很多把。我们一人一把。把蚯蚓挂在钩上,他们手把手教我们怎样把那堰塘底里的小鲫鱼儿钓上来。

自从那次钓了鱼后,晚上做梦都能梦见高粱杆在水面上荡漾的样子。但那时家里管教得严,我根本没有什么机会出门。而这时,村里的小伙伴几乎都在准备自己的鱼竿了。鱼竿都进化成细竹了,...

大山里的欧洲风情

起初,在这个地方玩了一天,并没有尽兴。想到好不容易出来一次,还大老远飞奔过来,就这么回去,真有些不甘。晚上三孃说彭州的另一个方向还有一个不错的地方,但也有人说那里并不好玩,实属一般。我们的心里打鼓了,毕竟还是有四十来公里。但大家已经决定第二天上午不回去,还是要找个地方再观光一盘。

晚上,他们在打牌。我和叔叔坐在茶馆外的凉棚下,百无聊赖。就那样坐着,喝着一块钱的茶,跟瞌睡做斗争。其间,茶馆老板过来聊了会天,向我们大致介绍了白“乐”,也就是白鹿镇。他的介绍勾起了我们的好奇心,更加坚定了我们第二天的行程。

翌日,我寄宿的屋主从工地回来了。那时天蒙蒙亮,微寒。我在外面踱了不多时,他们都起来了,简单早餐后,...

© 听见知尾 / Powered by LOFTER